陈姗_好大夫在线

陈姗

主治医师

浙江省中医院 针灸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2065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陈姗

主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话题:左上肢皮疹伴疼痛半月余

医生头像

陈姗大夫

浙江省中医院

针灸科

发表于:2016-12-20

1楼

举报  

针灸科病例

左上肢皮疹伴疼痛半月余

 浙江省中医院针灸科陈姗

病史摘要:

患者,女性,72岁。因“左上肢皮疹伴疼痛半月余”入院。患者于20150505日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左侧1-2掌指关节针尖大小水疱,后逐渐增多,蔓延至左上肢,呈带状分布,伴针刺样疼痛,瘙痒不适,伴肢端麻木,无乏力,无发热,无胸闷气急等不适,0507日就诊于邵逸夫医院,诊断为带状疱疹,予阿昔洛韦抗病毒、甲钴胺营养神经及止痛等对症治疗,病情稍有缓解。现患者左上肢仍可见散在疱疹,部分结痂,疼痛较前减轻,腰背部可见散在红色皮疹,现为进一步治疗,来我院就诊,门诊拟带状疱疹收住入院。

体检:体温37.0℃,脉搏90/分,呼吸19/分,血压118/69mmHg,神志清,精神稍软,言语清晰,对答切题,查体合作。全身皮肤、巩膜无黄染,浅表淋巴结未及肿大,头颅无畸形,双瞳孔等大等圆,直径0.3cm,光反射存在,颈软,气管居中,胸廓对称,两肺呼吸音粗,未闻及明显干、湿性罗音,心率90/分,律齐,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明显病理性杂音,腹软,无压痛及反跳痛,包块未扪及,肝脾肋下未及,腰椎生理曲度变直,L1-S1棘突及棘旁压痛(+),叩击痛(+),双肾区无叩痛,无双下肢水肿。专科检查:左上肢见簇状分布大小不等水疱,外周绕以红晕,部分结痂,各簇水疱群间皮肤正常。腰背部可见散在红色皮疹,呈带状分布,触诊高出于皮肤,无压痛。四肢肌力Ⅴ级,肌张力不高,腱反射++,病理反射未引出。舌红苔薄,脉弦细。

初步诊断

中医诊断:蛇串疮
                     
肝经郁热证
西医诊断:1.带状疱疹
               2.
高血压2 高危
                 3.
1椎体压缩性骨折术后
                 4.
腰椎间盘突出症
                 5.
颈椎病
                 6.
骨质疏松症

鉴别诊断:患者左上肢由散发水疱逐渐增多,呈带状分布,部分结痂,伴针刺样疼痛,病史符合带状疱疹诊断,入院前曾就诊于邵逸夫医院予抗病毒及营养神经、对症止痛治疗有效,故诊断可明确。

治疗经过及思考:

1、 对疼痛治疗的思考:

患者入院最明显症状为左上肢皮疹伴疼痛,由于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具有亲神经性,疱疹沿一侧周围神经群作群集带状分布,故可伴有明显神经痛。西医学认为带状疱疹应采用全身和局部疗法,原则为抗病毒、消炎、止痛、保护局部,防止继发感染、缩短病程等。在神经痛的治疗方面,如NSAIDs等非麻醉性镇痛药较为常用,卡马西平、加巴喷丁等抗惊厥药应用也比较广泛,而针灸治疗带状疱疹有其独特的疗效和优势,电针刺激疱疹分布区域可刺激相应神经节段及其周围组织,起到良好的镇痛作用。

2、诊疗经过:

患者左上肢由散发水疱逐渐增多,呈带状分布,部分结痂,伴针刺样疼痛,病史符合带状疱疹诊断,入院前曾就诊于邵逸夫医院予抗病毒及营养神经、对症止痛治疗有效,故诊断可明确;

据患者病史及舌脉辨证,患者属肝经郁热证,故针灸治疗以清热利湿、活血化瘀为原则,予左上肢患处局部围刺,体针穴取行间、太冲、丰隆、三阴交、足三里、外关、支沟、曲池、合谷、后溪等,配合局部取穴、红外线治疗、灸法等。 药物治疗以舒血宁、长春西汀改善循环,苏肽生、弥可保针营养神经,加巴喷丁止痛等。结合中草药方剂龙胆泻肝汤清热利湿。

经上述治疗约5天,患者主诉左上肢疼痛较前减轻,水疱较前好转,后期继续巩固治疗,至出院时患者左手臂无明显疼痛,左上肢水疱已结痂。

最后诊断

中医诊断:蛇串疮
                     
肝经郁热证
西医诊断:1.带状疱疹
               2.
高血压2 高危
                 3.
1椎体压缩性骨折术后
                 4.
腰椎间盘突出症
                 5.
颈椎病
                 6.
骨质疏松症

按语:

本病中医辨证上,需考虑患者为老年女性患者,基础疾病较多,素体正气亏虚,故其本为正气亏虚,其标为情志内伤,肝气郁结,久而化火,肝经火毒蕴结,夹湿邪下注于躯体,湿热毒蕴,导致气血凝滞,经络阻塞不通,以致疼痛剧烈,故治疗过程中不论针灸或中药需时刻把握“本虚标实”这一病机本质,治疗后期需注意固护正气。

选穴方面,急性期时采用局部围刺法,可阻止邪气扩散,调和局部气血,散瘀清热,使经脉、气血得以疏通,通则不痛,从而缓解疼痛,收到消炎、活血、止痛之效,结合支沟、外关、曲池等穴清热利湿,患者烦热、便干等症亦随之改善。后期选穴加用足三里、三阴交等以扶正。

西医治疗方面目前认为抗病毒药物是重要步骤,可阻止病毒对神经的破坏,控制急性期症状并预防后遗神经痛的发生,但其医疗成本高,且仍有10-15%的患者在皮损完全消退后存在着严重的神经痛,选择针灸疗法治疗带状疱疹及其后遗神经痛效果显著,治疗过程中患者疼痛评分明显下降,且无不良反应发生,患者依从性较好。

   

 

希望此文对大家有帮助,欢迎大家在这里跟帖讨论,发表自己的心得与感想。祝大家早日康复!